旧石器遗址发掘现场,发掘领队

 

   
十字路口地点于发掘同村的张豁口地点时被发现,东距张豁口地点仅700米左右。本次发掘十字路口地点的面积近360余平方米,出土包括手斧和薄刃斧等在内的各类石制品3300余件。郭塬遗址南距洛南县城不足1公里,本次发掘面积500余平方米,共出土包括手斧和薄刃斧等在内的各类石制品13000余件。

张豁口地点本次发掘共揭露遗址面积170余平方米。遗址地层堆积为南洛河及其南部支流县河第二级阶地顶部覆盖的黄土沉积物。从已发掘的2.0米左右深的地层堆积物观察,中间部位地层堆积可以划分为3个不同的层位:自上而下第一层为耕土层,深度0~20厘米左右,土壤呈团粒结构,粉砂质,根孔发育,结构均匀。由于为满足烤烟生产的特殊要求,需要在烤烟行距之间开挖并行的排水沟,排水沟底部有些部位含石制品的原生黄土层已经出露。耕土层中含石制品。发掘过程中还发现,耕土层由于受到后期施农家肥等田间作业影响,一些历史时期的陶瓷品或瓦片混杂其中;第二层为古土壤层,深度在20~130厘米左右,块状结构,垂直裂隙发育,沿裂隙面呈暗棕色,粉砂至黏土质,沿裂隙有现代植物根系发育,含铁锰锈斑。本层石制品最为丰富,多数手斧出自该层;第三层为深度在130~200厘米左右的黄土层(未见底),块状结构,粉砂到黏土质,颜色不均一,土质坚硬,黑色铁锰锈斑发育;由于探方过于靠近民宅建筑,为了安全起见,没有继续发掘下部地层。第三层上部黄土堆积物中也含有较多的石制品。虽然遗址整个地层堆积物中均包含有非常丰富的石制品,但以第二层古土壤条带的中下部所含石制品最为丰富。经过对遗址地层堆积物逐层详细实测,张豁口地点土壤酸碱度(ph值)在6.0-6.5之间,在这种较强的酸性土壤环境下,骨骼等其他有机质的文化遗物难于保存下来。

 

 

本次发掘中,从遗址不同时代形成的黄土及古土壤堆积地层中已出土各类石制品16000余件,除此此外,还在遗址周围陆续采集到脱层石制品数百件。张豁口地点地层中出土的石制品种类包括石料、石锤、石砧、石核、石片、经过二次加工修理的工具以及碎片屑(块)等。在修理的工具类型中,既包含有手斧、手镐、薄刃斧、砍砸器、大型石刀和石球等重型器物,又含有轻型的刮削器和尖状器等。遗址出土石制品中,小碎片屑数量最大。一些石制品出土时还可以在原地拼合起来。另外,在探方T3第二层中部东南角、探方T6第三层上部东南角和探方T5第三层上部东北角等区域清理过程中,在很小的范围内,还分别发现了原始人类打制石器时遗留的作业点,其中在T3作业点观察到数件可拼合的浅色石英岩石制品,说明遗址中相当一部分石制品为原位加工时废弃后,被黄土沉积物快速掩埋起来。

图片 1

 

2011年4~10月,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洛南县博物馆和南京大学在榆林-商洛高速公路洛南-岔口铺段引线孟洼旧石器遗址抢救性发掘间隙,时隔10余年之后,对附近南洛河干流与南部支流县河之间第二级阶地的“四十里梁塬”地带再次进行了详尽的旧石器遗址普查工作。调查过程中,意外地在城关镇中心村张豁口地点已建成民居旁前期开挖的长20余米、高约2米的黄土地层剖面上,采集到包括两面修理刃缘的手镐在内的数十件石制品。由于该地点为新规划的农村宅基地和道路建设范围,鉴于乡村道路和民宅建设的紧迫性,遂对遗址一面展开试掘,一面向国家文物局提起抢救性发掘的申请。

   
郭塬遗址南距洛南县城不足1公里,西距张豁口地点约2公里,海拔约1013米。该地点是王塬村郭塬组东侧梁塬中脊上一个面积约5000平方米左右的岗地。近年来,遗址周边部分已在民宅建设过程中被蚕食,台地面积有所缩小。本次发掘面积500余平方米,共出土包括手斧和薄刃斧等在内的各类石制品13000余件。

   
在本次抢救性发掘中,再次从郭塬地点和张豁口附近几个地点发现了流行于非洲和欧亚大陆西侧阿舍利工业的手斧、薄刃斧和手镐等典型器物组合,它是迄今为止在我国甚至整个东亚地区阿舍利工业器物最为集中的发现。

洛南盆地张豁口旷野旧石器地点发现原位埋藏的非洲和欧亚大陆西侧旧石器时代早期阿舍利(Acheulian)类型的手斧、薄刃斧、大型石刀、三棱手镐和石球等工具在内的、十分丰富的旧石器文化遗存,它对认识中国南北自然地理过渡地带秦岭山区的旧石器遗址年代学、石器工业性质、古人类生存环境、东西方旧石器文化比较研究、早期人类行为和技术交流与传播等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

郭塬地点出土的手斧

图片 2

近年来,随着洛南县烤烟生产基地建设步伐的加快,每年冬季,县烟草公司都要拿出数以千万元以上的投资,平整土地,在四十里梁塬地带大力修造梯田,逐次将梁脊周围的坡地加以改造,以适应烤烟生产的需要。张豁口地点经过上世纪90年代改土后,岗地顶部被削平,成为平台地。由于改土过程中已经破坏了岗地顶部的原生文化层,发掘前在耕地表土层就可以轻易看到散落在地表的、比较丰富的小型石制品。在其他改造过的台地上,有些地点地表散落的石制品同样异常丰富,如张豁口地点以西约700米左右的中心村六组十字路口地点,1999年冬季被削平,该台地现存面积约3000平方米。2011年4月调查时,仅从烟田周围和耕土层表面就采集到包括4件手斧在内的、不同种类的石制品近1000件。在十字路口地点,那些较大的、影响耕作的大型石核和包括手斧在内的重型工具等全部被置于田边的垅坎上,而不怎么影响耕作的小型石制品则在田间或地头随处散落;在北与张豁口地点隔沟相望的王滩地点,竟然观察到农户在田间用改土时从地层中挖掘出的薄刃斧和手斧做地界标的罕见情景。

   
发掘的其他几个遗址中,鹤眼岭地点位于梁塬中脊面以北朝南洛河河谷一侧伸出梁脊的岗地上,延岭、柳树洼和张豁口南3个地点则位于梁塬中脊面朝县河一侧伸出的梁脊或者岗地上,张豁口南地点北距2011年发掘的张豁口地点仅300米左右。这几个地点中,延岭地点发掘面积稍大,近300平方米,出土薄刃斧等石制品900余件,而鹤眼岭、柳树洼和张豁口南3个地点发掘面积较小,均为36平方米,各出土石制品数十件。

旧石器遗址出土的手斧。资料图片

“四十里梁塬”顶部蜿蜒曲折的梁塬中脊为南洛河干流与其南部支流县河的分界线,它沿着整个第二级阶地从东往西分布,纵贯洛南盆地西部。在中脊顶部,不时可以观察到一些面积上千平方米或数千平方米左右的小圆形岗地。在梁塬中脊南面朝向县河河谷一侧,形成南北向或西北-东南向的、流向县河的小溪或冲沟,而北面则为南北向或西南-东北向的、向南洛河主流方向发育的小溪或较大冲沟。通过2010年秋冬至2011年春的详细勘察,我们发现在梁塬中脊两侧流向南部县河和北部南洛河干流的各个溪流之间的梁脊上,同样发育有很多面积大小不等的岗地,几乎在所有的梁脊顶部,都能在地表看到散落着数量不等的石制品。

 

   
令人遗憾的是,近年来在农田基本建设、城镇化用地以及民宅建设中,洛南盆地旧石器遗址所面临的保护工作形势异常严峻,这次发掘也为洛南盆地未来旧石器遗址的保护范围提供了依据。手斧、薄刃斧、手镐等重型工具向来被认为是阿舍利石器工业的标志性器物,本次田野考古发掘再次从地层关系上证明了阿舍利工业类型的典型器物在洛南盆地流行的年代与第二级阶地上部黄土堆积物形成的时代相当。以郭塬和张豁口周围地点为代表的遗址年代学和古人类生活环境、石器工业特征和残留物分析等研究工作正在进行之中,并已取得可喜的进展,它对认识东亚地区旧石器工业面貌、东西方旧石器文化比较研究以及现代人类起源有关的技术行为等课题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

本次抢救性发掘中,首次在洛南盆地张豁口遗址发现了丰富的流行于非洲和欧亚大陆西部阿舍利工业的器物组合,如手斧、薄刃斧、三棱手镐和大型石刀等,仅在2011年4~6月试掘的、两条面积分别为4×9平方米的探沟中就出土手斧7件,这是迄今为止在我国甚至整个东亚地区单位面积中该类器物最为集中的发现。手斧、薄刃斧和大型石刀等向来被认为是属于非洲和欧亚大陆西部流行的阿舍利石器工业的器物,在1995年以来的田野考古调查工作中,我们曾经在洛南盆地旷野旧石器地点群采集到数量较多的该类器物,但由于它们或者是位于第二级阶地的砖厂取土制砖时已脱层的器物,或者系高阶地旷野地点的地表采集品,器物都已脱离了原生的埋藏层位,因此,该类器物的年代一直无法得到确认,本次田野考古发掘首次从地层关系上证明了阿舍利工业类型的典型器物在洛南盆地出现的年代不晚于第二级阶地上部黄土堆积物形成的时代。张豁口地点相应的遗址年代学和古人类生活环境、石器工业特征、石制品微痕和残留物分析等研究工作正在紧张进行之中,并已取得一些可喜的进展。张豁口地点的发掘收获将对进一步认识和研究中国南北自然地理过渡地带秦岭山区的旧石器遗址年代学、石器工业性质、古人类生存环境、生存行为、东西方旧石器工业比较和早期人类技术交流与传播等具有极为重要的学术价值。(陕西省文物局
王社江、张小兵、沈 辰、鹿化煜、张红艳、孙雪峰、关 莹、张晓凌 供稿)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